2019257期福彩开奖号
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932—8318172
首頁 >多彩定西 >人物春秋
四訪杜牡丹
來源:定西日報 作者:許云鵬 2019-03-29 08:24

四訪杜牡丹

本報記者 許云鵬

核心提示

杜建忠是隴西縣一位愛牡丹成癖的老花匠。

今年81歲的他,種了大半輩子牡丹花,以至于人們都忘了他的真名,而是直接稱他“杜牡丹”。

 

做主題照片

 

杜牡丹和老伴正在修剪牡丹

第一次拜訪 2015年12月

我們去拜訪時,杜牡丹一只耳朵已不太好使,說話時,只能貼近他另一只耳朵講。

我們開始聊種花。

本想他有一大堆話要說,他卻偏偏沒話了。

我們問他的牡丹為什么種的好,他只是回答了一句,一輩子就愛了個這么,然后又不言語了。

我們指著窗外冬季相對蕭瑟的牡丹園,問他是不是這個季節是種花人也比較清閑的時候,“一年四季,個(方言,我)都閑不住。”他說。

說著,老人把我們領到園子里,叫杜家嬸取來他的種花工具演示給我們看。

先是一把刷子。他介紹,冬季牡丹休眠時,他會拿個小刷子,把園子里每一株牡丹的每一枝枝干都刷干凈,不讓上面沾有枯葉、蜘蛛網及一些蟲卵等臟東西。

然后是一根奇怪的棍子。

在每株牡丹的根莖附近,如果地面上有細小的裂縫,他也會拿一個一頭有些尖的類似縮小的象牙一樣的木棍,把那些裂縫戳實。他說這些裂縫如果不戳實,有冷風鉆進去,就會傷害到牡丹的根。

最常用的,是兩把已經被用得很光滑而且磨掉了前半截的小鐵鏟。

看著一園子正在寒冬里生長的牡丹樹,我們想和老人聊點高興的話題。

我們問,一年花兒開的時候,到你這里看牡丹的人多得很吧?

他說:“就是多,老人娃娃,男人婆娘,都有,不過都是來看熱鬧的,真正能看懂牡丹的人越來越少了。”

“現在都是來照相的。”

我們問,會看牡丹的人怎么看?

杜牡丹回答,會看牡丹的人,看見自己感興趣的花,會盯著一朵花看上很長時間,他會看花的花型,花瓣的顏色,花蕊的形狀,花瓣的層次,一片花瓣上顏色的變化等等。

他說,前些年北關有位姓馬的老人,當時快90歲了,在他家看牡丹時,發現一株叫“雨過天晴”的,老人盯著看了很久,最后干脆跪到花前看,眼中流著眼淚,嘴里還念叨著,怎么把你到這里來了……

我們聊起種牡丹這么多年,他自己有什么遺憾,他說,早些年他在附近一個叫郭家門的村莊里見過一株和燒水壺(直徑大約30多公分)一樣粗的牡丹,當時,牡丹的主人對它照顧得不太好,看著有些衰敗的跡象,他想出錢買下,可是主人不賣。

于是他又給花的主人講該怎么把花照顧好,人家也不愛聽。

回來后他一直牽掛那株牡丹,后來,他托人打聽,得到的消息說,那株牡丹死了。

他自己趕緊跑去看,原來長牡丹樹的地方已經什么也沒有了。

他問主人,牡丹呢?

主人說,死了。

他問,死了,那牡丹樹呢?

主人說,燒柴了。

現在說起,他還滿臉遺憾的表情,口里感嘆著說,可惜了,我再沒見過那么大的牡丹,當時他也不賣,也不聽我的話……

第二次拜訪 2016年3月

時值初春,滿園的牡丹樹已經長出了長長的新枝芽。院子北面靠墻暖和的角落,碧桃花已然盛開。

我到杜牡丹家是下午三點左右,兩位老人正在園子里忙碌著。

此時,他的視力已經不太好了。

在干活的過程中,總是一會找不到剪刀,一會摸不見線團。在看用來矯正牡丹枝干的竹棍時,要將棍棍舉到半空中,然后瞇起雙眼,仔細瞄半天,才好掌握竹棍的長度是否合適。

他的聽力也不好,別人講話要很大聲地講他才能聽到。

相比,年紀和他相仿的杜家嬸身體要比他好許多。

杜家嬸干活也利索一點。

在杜牡丹矯正成功一株牡丹苗時,杜家嬸已經把身邊兩三株苗子收拾好了,然后再挪過來幫他。

在這個季節,這約一畝多地大的園子里的每一顆牡丹,他們都要這樣仔細地休整一遍。

有一株花苗,由于杜牡丹沒有看清楚,選了根折了腰的竹棍加固矯正,被回過頭幫他的杜家嬸發現了,要拆開重新返工。杜牡丹不讓拆,兩個人發生了爭執。

杜牡丹說,能成。

杜家嬸說,不成。

杜家嬸說,剪開。

杜牡丹說,不剪。

對話反復幾次。

最后,杜家嬸說:“叫你弄不成就垕(方言,不要)弄了,我一個人弄,一早起來還勸不住,犟著非要弄,弄起又弄不好,弄這著做什么哩?”

聽完這一段話,杜牡丹也就不說話了,緩緩地半蹲起身子,把屁股底下的小凳子往旁邊挪了一下,再坐穩,從上衣口袋里掏出煙來,點上了。

趁他休息,我和他聊了起來。

我先問他的身體狀況,他嘆了口氣說:“暫阿門說里,說不好起,吃著來喝著來,飯量么減,一大碗飯吃上時還感覺不太飽”。

“說好起里,腰椎、頸椎都不好”。

“眼麻了,耳聾了”。

“這只眼睛看人只能看見影子,臉面上看不見。”他指著眼睛比劃說。

說話間,杜牡丹看見杜家嬸要把一枝稍粗的牡丹樹樹根另外長出的枝條用小石頭壓埋到土里,好讓它再生根系,長成一窩單獨的牡丹樹苗,就又熄滅手中的煙,挪過去幫忙。

此時我眼前的圖景,是那四只因常年勞動磨礪地十分粗糙而蒼老的手與牡丹枝條組成的小世界。

先是老漢的,一只手輕輕扶住牡丹樹的主枝,一只手輕柔地握著牡丹嫩枝緩緩地往下壓;接著是老婆婆的,一只手拿著小鐵鏟在地上挖出一道小土溝,還有一只手直接插在土里,把其中較大的土塊一顆一顆地捏成土面面。

鼻腔里,有泥土、牡丹枝芽和遠處碧桃花的味道。

眼睛慢慢向上移,望見他們的神態,就像正在侍弄一名剛剛出生的嬰兒。

頭頂,正在朵朵白云之上西移的春陽,永恒地溫暖著大地萬物。

第三次拜訪 2016年5月

杜牡丹,本名杜建忠,家在隴西縣紅旗村王家門社,十年前這里還曾經有大塊的農田和菜地,只有零星的房舍點綴其間。

如今當年的景象倒了過來,農田和菜地成為點綴。

一院院鋼筋混凝土房齊頭禿腦地冒了出來,水泥墻和路的灰色成為這里的基本顏色。

不熟悉的人走進去,就像走在一座巨大的灰色迷宮里。

雖然我來過幾次了,但每次來還要仔細辨認,不然也會走錯。

還好,這些灰色像是一種冗長的劇情鋪墊,眼睛感覺厭倦時,一推開杜牡丹家的門,那滿院子正在盛開的牡丹,如同一股千百種色彩的暖潮,充盈人的眼眶,將你帶到視覺享受的高潮。

好像牡丹帶給我的視覺享受。今天的杜牡丹老人也讓我眼前一亮。

和前幾次不同,今天我見他穿了一身新衣服,側身半靠半躺在院子里的圓門前曬著太陽。

“杜家爸,你今天穿地還炫(方言,形容人穿的漂亮,好看)”,我問候他。

“唉,后人昨天把地用水放過了么”,他回答,“水放過是地里進不去人了。”

原來,杜牡丹兒子知道照每年的慣例,這是牡丹盛開最好的時節,再加上是五一假期,所以這兩天來觀賞牡丹的人一定會很多,如果他不把園子用水灌濕,杜牡丹一定還會穿了勞動穿的舊衣褲,去園子里勞動。

一年到頭辛苦,這兩天也要教父母親體面地和來賞花的客人一起高興高興。我猜他這么想。

“現在花正開,地里沒做的了么?”我問他。

他說:“唉,反正我是個閑不住,手里要有個事干哩,唉,你叫我像這樣沒事干定定地待著是待不住。”

說著,他抬起雙手說:“你看我的手,你的手有我的這么細發嗎?”

我笑。

他也笑。

這時已經是早上十點多鐘,院子里到處都是前來觀賞牡丹的人。

我湊上前和杜牡丹老人聊天。

從他的口中,我知道他在解放后上過掃盲班,學會了讀寫和簡單的數學運算。后來也正是這段學習經歷,使他被選為公社生產隊里的會計。

正和杜牡丹聊天,杜家嬸拿了裝工具的笸籮和幾根小棍子從我們眼前走過。

我跟過去看。

原來她發現有一株牡丹幼苗因為離路太靠近,被人不小心踩倒了。她先拿一根細直的竹棍直插進地里,用繩子將已經傾斜的牡丹苗固定端正。然后拿鏟子將花株周圍被踩實的土壤重新鏟松,再用水壺澆上些水,最后又用斧子將一些粗木棍釘在那株花的周圍形成一圈小小的花籬,以防花再被游人誤踩。

杜家嬸告訴我,別看那株花小,那是一株名叫“冠世墨玉”的牡丹花,被踩傷了怪可惜地。

看杜家嬸忙完,我回到杜牡丹那里,想跟他聊聊牡丹。

我說,你們家養的這些“冠世墨玉”真漂亮。

他說了聲“就是”后,并沒有將話題向我的方向深入,而是轉過去說:“今年牡丹稀的很”。

我知道這是因為前兩年他家的一些大株的牡丹大多數都賣掉了,現在長起的大都是只有四五年花齡的牡丹。

于是我說,可能是今年前半年氣候涼的緣故。

他說:“再有兩三年就又長好了。”

第四次拜訪 2016年10月

這次拜訪,我們再次說起他養牡丹的事。

杜牡丹回憶,外奶奶家解放前就養牡丹,只是當時生活困難,家里養的牡丹很少。

他自小一直喜歡牡丹。當時隴西一些大戶人家,在自家私人花園里都會養許多珍惜花卉,其中當然包括牡丹。

老人記著自己小時候,一次路過當時隴西著名鄉紳汪奎武家的花園,只見花園門開著,一園子花開得正好,他就忍不住站在門口往里看,這時汪奎武正在一座亭子旁邊賞花,看見他之后,一邊招手一邊說“拿(方言,過來),進拿,進拿看。”他才敢進去看花。

老人記得許多那時隴西城里養花養得好的人家。

后來,自己也開始養。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經濟困難,養的少。

杜牡丹老人真正大規模地養牡丹還是在上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期。

在莫方信、陳仁兩位老先生寫于1994年11月的一篇關于隴西牡丹的文章里這樣記載:“花農杜建忠前后15次出圃牡丹1205株,收入36944元,給其他花農作出了榜樣”。

他家出售牡丹,離我采訪時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這個時候。當時老人正在住院,買花的老板雇人在他家挖花。老人叮囑杜家嬸哪些花能賣,哪些不能賣。于是,杜家嬸在醫院和花園間來回跑。

有四株名叫“雨過天晴”的牡丹,是老人列出非賣品名單上的。

老人說起這個品種時講:“雨過天晴,多數人還把這個品種的牡丹不當一個好花兒,它是白花變種后花瓣顏色沾點水紅的一種花,花的顏色就像是天爺剛下過雨以后,嘩地一下猛放晴以后清亮的天空一樣,過去的老人就給這種花安了這名字——雨過天晴。”

可是等杜家嬸跑回家看到時,挖花的人已經將這4株“雨過天晴”挖了出來,正在裝車。

“高都(方言,我們家的)老婆子當時就過言(方言,指代對方)火了”,老人說,“對方老板也好,忙說行行行,這4株花我們再另付2000元。”

我問:“那就這么挖走了。”

老人說:“挖走了,已經挖出來了著……”

我問老人:“你見過的最愛花的人是誰?”

老人想了半天說:“說不來,也是天生的一種人,養花兒要有盤頭(方言,恒心、耐心)哩,盤頭要大哩……”

 

031

 

牡丹園里花盛開

賓館匠人 092

牡丹園里花盛開

IMG_5409_看圖王

杜牡丹用小木棍戳實牡丹根莖附近的小裂縫

IMG_6325

杜牡丹用小木棍戳實牡丹根莖附近的小裂縫

杜牡丹 145


責任編輯:戴雯
熱點新聞
推薦視頻
關注我們
精彩圖片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定西日報社 主辦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120180007
網站備案號:隴ICP備14000147-1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區建設大廈綜合樓A 1區三樓
甘公網安備 62110202000008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2019257期福彩开奖号